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访谈 > 卡特兰访谈:用隐退来彻底改造自己
卡特兰访谈:用隐退来彻底改造自己
作者:    来源:艺术眼    日期:2011-11-16

莫瑞吉奥·卡特兰(Maurizio Cattelan)的回顾展“Maurizio Cattelan:All”开幕之前,这位艺术家曾表示自己有意在回顾展之后隐退艺术界。这究竟是他的真实想法,还是他的另一次“作秀”?如果这是真的,那么他值得获得那么多的关注吗?近日,来自《艺术报》的Franco Fanelli对这位艺术家进行了专访。

卡特兰与摄影师Pierpaolo Ferrari在今年1月创办了杂志《Toilet Paper》

Franco Fanelli:那么,你是不是真的要…?

Maurizio Cattelan:这是真的,我可以肯定。

Franco Fanelli:肯定什么?

Maurizio Cattelan:哈,我也不知道,你告诉我。

Franco Fanelli:在古根海姆举办的回顾展是否代表了你艺术生涯的终结?

Maurizio Cattelan:这是我的第一场、也是最后一场回顾展,至少从我亲自参与到展览中这个角度来说。在这场展览之后,“Cattelan Archive”将会接管我的作品。现在已经有更多的项目在筹备之中了,不过我都不会直接参与,我会假装我已经死了。

Franco Fanelli:你在古根海姆的这场回顾展是怎么安排的?

Maurizio Cattelan:它大概展出了130件由各博物馆和私人藏家提供的作品。我相信其中创作年代最早的作品要追溯到1989至1990年。没有更早的作品了,或者说,有一些更早的设计物品,但我不会将它们看作是作品。最晚的一件作品则是按比例缩小的Piazza Affari的装置(“LOVE”[2010])。

Franco Fanelli:老实说,你是否还在准备着一件全新的作品?

Maurizio Cattelan:没有,不会再有新作品了。如果非要说有的话,那么这场没有按照特定层次进行布展的展览应该算是一件新作吧。在这场展览中,无论是更重要或更不重要的作品都可以放在同一个层次上进行解读,观众可以自行思考其中的联系。

Franco Fanelli:你会将重心转移到你和摄影师Pierpaolo Ferrari在1月份创办的杂志《Toilet Paper》上吗?

Maurizio Cattelan:是的,以及一些别的事,不过我还不确定究竟都有些什么。我将这次回顾展看作是一次停下来、并对我的作品进行反思的机会,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从来没有停歇过一刻。我之前从不会在一场展览中展出3件以上的作品。也有一些别的机构想为我办回顾展,但古根海姆是我同意的第一间,因为我想把所有的作品集中起来并对它们进行反思。我将我的隐退看作是一种彻底改造自己的方式。我不知道怎样改变,但是存在许多种可能性。不过无论我未来做什么,我肯定不会开始写东西。

Franco Fanelli:你会开一间画廊吗?毕竟你之前曾和Massimiliano Gioni、Ali Subotnick在纽约创办过微型的Wrong画廊。

Maurizio Cattelan:我想我不会开画廊,至少不会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画廊。不过我的确希望以后能继续了解艺术圈的动态,尤其是那些年轻艺术家正在做的事;也许我还会参加另一次与我2006年时在柏林策划过的双年展类似的双年展。也就是说,我不会把我自己看成是一名简单的策展人,而是一名十分厉害的策展人。我过去所做的事,无论是策划双年展还是在切尔西开办画廊,这些都不是出于必需,而是为了表达我自己的观点、我的立场。当我们在切尔西开办Wrong画廊时,我们都有一种逃离了艺术创作过程的轻松感。专业化是可以的,但对我们来说,它在某种程度上破坏了自发性,一切事物都变得严肃而且连续了。所以我们想:让我们试着把自己当成是青少年一样来处理这些事。我不认为我们改变了历史的进程,但是我们肯定启发了人们的思维。

Franco Fanelli:毕加索在1937年时画下了作品“Guernica”,当时他56岁;德·库宁(De Kooning)在他50多岁的时候创作了许多大师级作品;而戈雅(Goya)在他年龄已经很大了的时候还表示“我一直在学习进步”。你不认为你在51岁就退休有些早吗?

Maurizio Cattelan:在艺术界里,这不是一个很容易就能做出的决定。这表示你已经从内心深处理解并且处理好了一些问题,我不认为我已经达到了这个程度。这对于我来说本来应该比较容易,因为我进入艺术圈的过程非常与众不同。但是现在我的同辈人不断地在开办新的工作室,以一种几乎产业化了的水平创作作品,我无法与之竞争。我的决定是我面对这一切情形的自然反应——我指的是我的特定环境。对我来说,退休是我发展过程中的另一时期:我非常了解我自己,我知道我不想跟随那种所谓的“大潮”。我不想拥有40个奇奇怪怪的助手——我之前从来没有过,我也看不出我为什么要开始这样做。

Franco Fanelli:你对年轻艺术家有什么建议?

Maurizio Cattelan:工作,工作,工作;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工作。同时也要有耐心,我一直等了十年才等来第一通电话。

关键字:莫瑞吉奥·卡特兰,访谈,隐退,改造
分享到:
网友评论
用户名
验 证
· 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、言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· 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· 本站提醒:不要进行人身攻击。谢谢配合。
信誉赌场娱乐网